Wants to Meet Up

  • 0% response rate
  • Last login about 7 hours ago

Join Couchsurfing to see 古家凝 Aga’s full profile. It’s free!

Overview

  • 85 References 34 Confirmed & Positive
  • Fluent in Chinese, English, French, Spanish
  • 26, Male
  • Member since 2007
  • 自學編程當中,可是本身沒有很窄
  • 哥倫比亞大學
  • From 邁阿密、曼哈頓、巴黎、墨爾本、臺北
  • Profile 100% complete

About Me

不好意思,這一篇文章有點長,可是我在想說,既然我要在台灣長住,想真心認識新朋友,寫這一篇可以讓你知道一些很多人問我的問題的答案。銀行也好,大賣場也好,自助餐也好,這種事情我到處都被問,所以我就寫下來。我的文筆還有很多進步空間,可是我希望你能慢慢看。


我叫阿家,很開朗、外向的一個男生。我每天吃蔬果,喜歡到處走走看看,音樂品味很廣,渴望美食,享受接觸新鮮事物。


我在邁阿密出生長大的,成年後在紐約曼哈頓住了七年、法國巴黎四年,最後在澳洲墨爾本待了一年。



對許多人而言,我是所謂的「人生失敗組」,然而我不會讓這些異樣的眼光影響到我。高中的時候,雖然我的大學入學考試(SAT)分數高於一般哈佛或麻省理工學生,但我選擇走自己的路。這個決定確實讓我犧牲掉部分的職涯發展,造成過去十六年吃了些苦頭,可是我從小就覺得每個人的人生經歷都有其價值,於是我獨自到不同地區,不想成為一個過客,我努力融入當地人的生活、接觸到不同社經背景的人群,這讓我有機會了解自閉症患者、法國的科學家、紐約猶太人、巴黎的遊民、土耳其的富二代、法國鄉下的釀酒師、墨爾本的難民、古巴的公務員、印度的知識分子等各形各色的人。


或許在他人眼中,我過著漂泊不定的生活,但是我跟這些人一起工作、照顧山羊、開會、吃熱炒、開展覽、摘葡萄,從他們身上觀察到許多不同的行為和現象。這些經歷也啟發我沉思不少哲理、教育以及經濟的問題,嘗試異中求同,不斷細微調整自己的價值觀。



我在到台灣之前,就開始研究這個地方,當時已經了解其發展在世界歷史上是個很重要的指標。這裡在短時間內從專制到民主,從赤貧到相當富裕的轉變。台灣之所以值得關注,是因為它在華語地區(有些人會稱為「大中華地區」)帶領著民主法治的發展,到最後若台灣失敗,就代表全世界多元民主的退步。



直到認識台灣本地人後才發現台灣面臨多麼嚴重的人才外流的困局,這可以說是一個令人遺憾的現象。我認為文化交流不應該是單方面的。換句話說,以比例而言,為了追求更好前途而到歐美或中國發展的台灣專業人才,遠高於台灣目前能吸引進來的人才。我的理想是,人類在各地區應該平衡地發展,發揮地方潛力,而不是在某些國家培養人才後,直接由別的國家坐收漁翁之利,這不就是讓強國越強嗎?


而且,我不希望華語地區在國際平台上只被一個缺乏真正民主化進程的國家所代表,也希望台北能如同上海、北京被視為一個世界級的城市。無論「台灣大學生滿街跑」這句話是褒是貶,能夠確定是,高等教育普及化的成果,就是現在台灣處在一個適合發揮知識經濟的時機。


如此一來,誰知道,也許還會有機會舒緩台灣依賴中國大陸勞動市場的趨勢,可間接降低中共決策對台灣的影響性,使台灣更自主。不管台北是否真能成為未來的亞洲矽谷,像台灣地狹人稠、自然資源又匱乏的國家,往後軟體產業的發展可說是關鍵的。



同時,我也知道台灣人才外流的問題,台灣的老闆也有責任。這個問題也牽扯台灣在國際舞台的邊緣化,根本是個惡性循環。希望我們將有辦法擺脫。


我在台北一共住兩年半了,學運的時候我認為無論反不反服貿,我還是希望那種大幅活動有提醒大家不能繼續忽略社會全面的發展,感覺可能學運是種轉捩點。


很多人問我的中文是怎麼學的,所以我解釋一下。我本來就會英文跟西班牙語,法文是成年後通過生活學的,沒上課。學中文是我第一次上課學一種語言。來台灣之前沒學過中文,然後在台灣待了一年,在那段期間上了12周的課。後來我到亞洲其他國家(印度、馬來西亞、韓國和日本)探索各國的環境,一共五個月。接下來,我去澳洲墨爾本八個月存錢,回來台灣又再上了六個月的課。


之前有看些華文地區知識分子寫的文章,還有一點文言文。


雖然外國人都是學所謂的「羅馬拼音」,我自己一開始就把注音學好,為了跟台灣人的互動比較順便。


我一直想更深入地了解上一代臺灣人的生活和故事等等,每個人的人生體驗對我來說都很有價值,所以有機會我會跟陌生人打個招呼聊一聊。


去年在花蓮縣山上有機會陪客家家庭過年,很幸福的一個時刻。也很開心有機會去屏東附近山上的泰武鄉跟原住民度過一個愉快的時刻。


我家人曾經從邁阿密來過找我,帶了他們去瑞穗、台東、台南、阿里山、野柳跟日月潭。他們都還沒去太魯閣,所以還蠻期待他們有機會回來!


我13年前因為注意力不足的問題從紐約的哥倫比亞大學休學了,本來只要休學一期,吃注意力不足的藥,調劑量(每個人都不一樣),總而言之,當時精神科醫生都不太不懂怎麼處理。

現在回過頭看,感覺休學之後雖然犧牲掉了很多賺錢的機會,但是至少也做了不少想做的事情,於是我現在花一點時間轉回去主流社會。


我先探觸了不同的領域,從文科到社會科學到理工都考慮了。不過由於不少人生規劃方面的考量以及自己對一個我願意永久從事事業的要求,我決定讀資工系,所以我去考美國大學入學考試。雖然離開學校十四年還是考了比一般哈佛或麻省理工學生好,所以把成績給台大參考,結果錄取了。本來2016年9月要開始讀台大資工系,還申請到政府的獎學金,在想說,什麼都實現了,很開心。


後來慢慢發現,在臺大當外籍學士生,從某些角度去看不是很理想的一個狀態。我旁聽了些課,還訪問了許多外籍學位生,發現本地生排他性的氣氛很濃。譬如說,外籍學長跟我說過本地生不會讓他們加入小組,最後要由老師來幫他們分組。


跟美國相反,在台灣讀大學上課課業是一個集體活動,而且有太多小道消息:學長常常會提供關鍵的資訊,可能給妳網路上查不到的考古題等等,讓妳拿好成績。在美國的大學反而資訊本來就是要公開的,大家都應該有辦法得到這些資訊,而不是因為你學長也是建中的你就會有好處。這種環境不符合我對大學的期待,而且因為外籍生在台大資工系常被當掉,我就覺得去讀會降低我能轉到美國一流大學的機率。


結果,我決定了,大學入學考試分數高到我應該試試看史丹佛、麻省理工、布朗、耶魯等等願不願意錄取我年紀這麼大的社會大學生。


可是呢,這一條路會比較長一點。因為我十幾年都沒有什麼在校成績,我還是要先回去美國的社區大學讀一年,證明除了考很高以外,我也可以拿很好的在校成績。(在台灣你要讀大學直接去考試就好了。申請美國一流大學反而如果你近年來沒有最近的在校成績可以提供給他們參考,就得先去讀個社區大學再申請。年紀大的我這種例子美台都不是特別多,可是偶爾會出現一個特案,像史丹佛幾年前錄取了一個五十歲有四個小孩的媽媽。可是呢,離開學校那麼久還回去讀理科的人好像特別少,因為日常生活中不太會用到微積分、線性代數什麼的。)


現在為了準備大學的事情而正在補充好幾年沒碰觸的數學、物理學等等,過了好幾年這樣動腦袋還蠻有趣的。


中文的話,因為沒有特地去學新的生詞、文法等等程度就停滯了。反正對我實現主要的目標最有影響並不是中文,而是理工的底子。


許多人也問我喜不喜歡台灣,不過重點可能不在這,而是我覺得在美麗島有機會融入新的環境,並且同時過平安的生活(例:中東不太行),在未來尋找一份有一點公益性質的工作或成立可以對台灣有幫助的新創公司(例:在大陸這些不太適合,第一:中共偶爾追害在大陸的非營利組織,第二:中共什麼都操弄),還能享有言論自由。整體來說,這樣的生活對我來說很具有吸引力。


不過呢,在台灣有過些經驗讓我覺得,法律也好,大眾觀念也好,身為我這種面孔跟身分的男生在台灣永久生活可能沒有一般台灣人想像中那麼理想,實在是一體兩面。譬如說,我當初打算從事社工方面的工作,直接服務這邊的居民。我後來才發現台灣人對我的接受度不只看我是否能幹,且語言能力過不過關,而我的面孔會限制我真正能做的工作範圍,特別是在社工這一塊。


之後,希望從事軟體業相關的工作可以讓我發揮創意,也讓我工作地點比較彈性。我還是抱著希望以後可以為台灣做點什麼。


我目前以免簽的狀態留在台灣,於是每三個月必須出境再入境來更新狀態,這樣去了曼谷、新加坡、上海、杭州、大阪、京都、東京、紐約、波士頓跟邁阿密。

我大一是在蔡英文、李登輝與胡適的母校康乃爾讀的。他們說我可以向他們請願讓我直接恢學, 不用像校外的學生一樣重新申請。由一個教務委員會來做決定。
過幾天就會知道。幫我申辦的總務處人員都說我寫第一個草稿不用改,很有份量。所以只要看委員會他們願不願意讓我回去。


我本來考慮了2017年回去邁阿密讀書。氣候舒服,空氣品質也不錯。離開家鄉十六年了,回去再體驗一下也不錯,而且社區大學新的校區就在我家隔壁,2014年開幕。


就過渡時期而言,是還蠻可以接受的。

只是我已經離開邁阿密太久了,明年入學就來不及證明州民身分,所以可能2018年才回去。


無論如何,我之後在美國的期間一定會想念台灣,有點希望能夠領養兩千三百萬個人帶回去。

--------------------------

I ask a lot of questions.

I've also been known to be pretty frank.

After growing up in Miami, I lived in New York and Paris for several years before experiencing a year in Melbourne and finally settling in Taipei, Taiwan, where I now live and where I'll be going to school soon.

It'd be great to find a way to contribute to the development of civil society in the Chinese-speaking world someday.

Why I’m on Couchsurfing

I've been on CS since 2007 and through the site have met some of my best friends, including my adoptive family in Taipei.

Interests

creativity
international affairs
emotional intelligence
absurdity
public radio
irony
social justice
hugs
human capital
insight
education
sustainability
cinnamon
helping good people
creative non-fiction
gender politics

  • education
  • chocolate
  • cheese
  • politics
  • teaching
  • history
  • psychology

One Amazing Thing I’ve Done

I'm not sure how amazing this is, but wrapping organic chocolate for eight to ten hours a day in Australia was something of an experience.

Teach, Learn, Share

I guess I could lend a little insight into the Sinosphere, Cuban history, French cheese, social psychology.

What I Can Share with Hosts

I guess my answer to a question like this would always be that these sorts of dynamics should always begin with a conversation. Every host is different, as is every surfer.

Countries I’ve Visited

China, Cuba, Egypt, India, Israel, Japan, Malaysia, Palestine, Singapore, South Korea, Thailand, Turkey, United Kingdom

Countries I’ve Lived In

Australia, France, Taiwan, United States

Old School Badges

  • Vouches 9a938eb8eddceeeb3ee4276e3d530a48c5fcca7895c8f13b8b23592736f3d037
    2 Vouches

Join Couchsurfing to see 古家凝 Aga’s full profile. It’s free!

My Groups